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嬉游花丛 > 第五十五章 把酒言欢说亲事

第五十五章 把酒言欢说亲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白脸,你死定了——!”蒙面刺客全身上下唯一裸子,紧紧的看着刘峰,越看越不爽,男人嘛,咋就能长得这么漂亮。怪不得肃王妃这么快就和他勾搭在了一起。



    说话间,蒙面刺客已经驱动长刀,向刘峰刺去。



    “刷刷——!”



    蒙面刺客显然也是修真,刀上功夫不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招,却斩得空气中迭爆声不断,威势好不惊人。就连四周的帅府护卫也感受到了一股让人窒息的压力,不由的就后退了几步。



    刘峰的眼睛微微一眯,目光注视着长刀的变化,突然,他冷哼一声,就在蒙面刺客的刀芒即将击中他的时候,他手中突然多出一把软剑,与此同时,那软件也疾射出一道剑芒,迎着刀锋而上,指向了蒙面刺客的眉心。



    原本自以为毫无破绽的一刀,却在瞬间被刘峰破解,蒙面刺客顿时就惊诧不已,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暗金色的剑芒已经直迫他的面门。



    蒙面刺客到底是身经百战,虽惊却不乱,急忙横刀格挡,瞬间在面前舞出一圈犹如实质一般的刀气防御。



    “砰——!”



    的一声,气浪狂涌间,剑刀轰然相击,蒙面刺客身形一震之下,连退数步,原本炯炯有神的眸子,此刻已经是黯淡无光了。



    而刘峰则是刘峰不退反进,剑锋一振之下。随即就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



    蒙面刺客这时候才觉悟过来,刘峰地修为胜他很多,事到如今也只好拼命一搏了。



    刘峰攻势很猛,蒙面刺客只能不断的防守,交战中金铁交鸣之声不断,刘峰的每一剑都力若千钧,根本不给蒙面刺客任何喘息的机会。



    蒙面刺客的长刀不断挥舞,激发出一道道的刀势。化解着刘峰的攻击。最初的几剑。他似乎还能勉力化解。可过了十数招之后,他似乎有些后继无力了。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有不断地后退。



    ……



    ……



    岳子麟老早就听别人说过,刘峰个人实力非常地强大,今日一见,才知道所言非虚,心中不由地暗暗称赞。



    同时。肃王妃之前七上八下的心也开始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看着刘峰那潇洒自如的动作,她不由的想起了刘峰之前说过的那句话。想和她交朋友。



    “哼——!”



    刘峰冷哼一声,软剑破空,顿时就粉碎了蒙面刺客的所有防御,情急之下,蒙面刺客只好将手地长刀掷出,弃刀而退。



    飞身后掠了七八丈间。本以为自己已经暂时安全了。却不想心中一凉,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凌厉的杀机。



    “想走,没那么容易——!”



    不知何时。刘峰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那把吞吐着暗金色光芒的软剑正遥指他的眉心。



    “说,是谁派你来的?”岳子麟向前一步,冷声喝问。



    蒙面刺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淡然一笑,道:“技不如人,栽到你们手里我无话可说,你们杀了我吧。”



    刘峰不屑的笑笑:“不怕死?你倒是好骨气啊,不过我想知道,你是否惧怕生不如死地感觉……”



    “你想做什么?”蒙面刺客地语气中明显的搀杂了一些恐惧,因为他从刘峰的眸子中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



    “小侯爷,始,肃王妃就觉得这个人的眼神很让人熟悉,这会听他说话的语气和声音虽然经过了刻意的改变,但是却依旧有些熟悉。



    听到肃王妃的话,那刺客的身子顿时就轻颤了一下,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岳子麟似乎也猜出了女儿的心思,急忙问道:“晴天,他是肃王府的人?”



    肃王妃并没有隐瞒,坦然道:“或许吧,我现在也不敢肯定,只要取下他的面具,我就能判断出来。”



    肃王傻蛋谢谢了。



    刘峰才知道今天英雄救美的机会是肃王那混蛋送给自己的。



    他神情悠闲着,手中紧握剑柄,冷喝一声,道:“自己取下面巾。”



    蒙面刺客一听之下,冷哼一声道:“我才不是肃王府的人,你们都想错了。”



    “是吗?等我揭开你的蒙面再说?”说话间,刘峰脚踏七星步,身子猛的一旋,顿时就出现在蒙面刺客的面前,一把撤去了他脸上的蒙面。



    “易容了?”刘峰目光如电,撤去刺客的蒙面后,第一时间又发现了他脸上有易容的痕迹,随即伸手以闪电般的速度,将他脸上那层面皮也扯了下来。



    “果然是你王刚——!”肃王妃幽幽叹息一声,道:“你我也算是主仆一场,却没想到他派来要我命的人居然是你。”



    被称做是王刚的刺客,怒视着肃王妃,喝道:“王妃,你错了,不是王爷派我来的,是我自己想杀你的。你背叛了王爷,我自然容不下你。”



    “混帐东西——!”岳子麟冷喝一声,道:“放箭,杀死他——!”



    一声令下,王刚顿时就变成了刺猬。



    ……



    ……



    “小侯爷,今天的事情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家晴儿或许已经遇害了。走,我亲自摆宴答谢你。”岳子麟一向是识英雄,重英雄,见刘峰如此英勇,加之又救了自己的女儿,心里早就对他是另眼相看。



    刘峰心



    是非常乐意的,不过表面上他还是推辞了一番:“元经过去了,晴儿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时候也不早了,我看我还是先告辞了,以后有机会我请元帅喝酒……”



    “小侯爷……”岳子麟一听就不高兴了,真要放刘峰走了,日后这事要是传出去,说他岳子麟不会做人,连恩人都不知道答谢一下。还叫他那张老脸往哪里搁。



    “莫非你是嫌我岳子麟官微权轻。看不起我?”岳子麟脸色有些阴沉。眉宇间,一脸的着急。



    刘峰闻言,急忙道:“元帅言重了。既然如此,那在下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就留下来叨扰元帅和晴儿了。”这才多长时间,刘峰连小姐两字都省略了,叫得那个亲热啊。



    对于如此亲热地称呼。肃王妃有些害羞,但又不好意思提出抗议,毕竟人家是她的救命恩人。



    很快,在岳子麟的亲自张罗下,一桌丰盛的酒席在大厅内摆了起来,一行三人落座后,岳子麟是频频举杯敬刘峰。



    刘峰虽然酒量不咋地,但是毕竟是修真。又怎会被凡间之物灌醉。只要元婴之力一转,酒精带来的眩晕定会瞬间消失。



    岳子麟不知其中原委,只道刘峰是条汉子。真男儿,更是不住的大加赞赏,只把刘峰夸成了古今天下第一人。



    肃王妃看着父亲和刘峰把酒言欢的场面,心里异常的开心,在记忆中,老父亲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好像,当初刚刚出嫁那会,肃王一起陪她省亲地时候,父子俩有过这样地场景,只可惜那样地场景并没有几次。



    后来,随着肃王的野心暴涨,渐渐和岳子麟产生了矛盾,两人也就慢慢的疏远了,直到后来,甚至演变成了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场面。



    想到这些,肃王妃就觉得自己不孝,岳家无子,就她一个女儿,都说女婿半个儿,但是她却瞎眼找了肃王那么一个混蛋。致使让父亲未曾享受过一点天伦之乐。



    肃王妃突然有些感慨,如果自己当初找上小侯爷这么一个男人,那该多好啊。



    “小侯爷,你觉得我女儿怎么样?”或许是喝高了,岳子麟说起话来也是口无遮拦。



    肃王妃异常的敏感,身子猛的一颤,急忙把目光转向了刘峰,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有些紧张。



    乖乖,难不成看上了老子的英武,打算说亲了?



    事情似乎有些太过顺利了,刘峰急忙道:“很好啊,晴儿姑娘美丽贤淑,实在是不可多得地好女子。”



    “哈哈,不错。”岳子麟咬了一口手中的烤羊腿,笑道:“我家晴儿的确是世间少有的好女儿家,可惜啊,怎么又遇了肃王那么一个混蛋。小侯爷,你说这老天,是不是瞎了眼……”说到这里,因为女儿的婚姻不幸,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难过的眼睛都红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刘峰不禁也有些感慨,男儿有泪不请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元帅,肃王的确是个混蛋,好在晴儿已经脱离了苦海,今后自由了。”刘峰安慰了一句。



    “话虽不错,可是我家晴儿地后半生可怎么过啊?”岳子麟似乎话里有话,询问着刘峰。



    找我啊,实在不行,我就帮你照顾了。



    “小侯爷,你看要不,你留意一下,帮我家晴儿再说门亲事吧?听说你麾下有诸多猛将良才,你看有合适地人选,不如改天挑个黄道吉日,我们见个面。”岳子麟是欣赏刘峰,可没敢往那方面想,毕竟人家小侯爷如此年轻,身份,地位,权势都是上上之选,又岂会看上比他大十几岁的女儿,关键的是,女儿还是有过婚嫁地。所以啊,他降低了标准,不嫁你,嫁你给属下。



    妈的,搞了半天不是我啊。刘峰心里有些郁闷,暗道,这老小子不会是以为我风流好色,就不想把女儿给我。



    刘峰这么一想,自然就是想歪了,误会了。



    肃王妃仔细听着两人的对话,原本她也以为父亲会把自己介绍给刘峰,正要自己拒绝呢,怎料父亲说到的是刘峰的属下。这就更不行了。若非肃王妃眼界高,主要是她才不想在刘峰眼前晃悠。别看刘峰救了她,她心中略微有了一点好感,但是实际上,她心里对刘峰还是有些排斥的。她可没有忘记刘峰对她的羞辱。再说了,她在刘峰面前脱衣献身,对于一个女儿家来说,没有比这更丢人的。所以说,她认为刘峰也绝对看不上她。与其被她笑话,还不如不相往来的清静一些。



    “父亲,你喝多了,我扶你回房休息去吧?”肃王妃走过去,将岳子麟的胳膊抱住。



    害羞了?都二婚的人了,怎么还一副害羞的样子,女人啊,就是脸皮薄。



    刘峰别有深意的看了肃王妃一眼,嘴角洋溢出一股暧昧。可肃王妃却不认为那是暧昧,在她看来,那是一股嘲笑的意味。



    她咬了咬嘴唇,鼻子一酸,横了刘峰一眼,而这个时候岳子麟的确是喝多了,没办法啊,心情高兴啊,他没有拒绝女儿送他去休息的建议,只是临走时还不忘叮嘱刘峰:“小侯爷,小女的婚事,你就多费点心……”说着还丢给刘峰一个鼓励的眼神。



    精彩无限  努力做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