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剑起长夜 > 第3章 登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乾武广场有八座平台,按五行八卦排列,正是此次用于比试的擂台。

  世事从来都是这样,墙倒众人推,为了加大浩然书院的难堪,浩然书院跟春秋书院的比试,特意被安排在了乾位的平台,此平台在八个平台之中最为宽大,四周可以容纳观看的人数也是最多,此时已经是人满为患,只在中间留了一条小路让参赛者可以登上擂台。

  梅清秋往春秋书院那边看了一眼,发现春秋书院院长柳素臣并没有来,连春水别院院长都没来,只来了秋山别院院长方笑学。

  王太平已经上了擂台,对手是秋山别院的羽化境年轻剑修。

  李慕瑶悄悄跟梅清秋说道:“师父,那家伙我听说过,林末,春秋书院重点栽培对象之一,他们那边向来有“春秋八千岁,天地展鲲鹏”的排名,说的就是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十个人,林末排在第五位。胖子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梅清秋说道:“王太平跟林末比起来虽然差了两个境界,但是这小胖子平日里古灵精怪,或许能够出奇制胜也不好说。”只是明显语气里头有些底气不足。

  燕拾一笑道:“我看胖子块头比他大了许多,那叫什么林末的家伙肯定不是胖子的对手!”

  李慕瑶不愿理他,只是比着手势给王太平加油。

  梅清秋发现方笑学正看着自己,心里头祈祷着:千万不要走过来。

  哪知道方笑学已经微笑着朝他这边缓缓走了过来,手里头还拿着些瓶瓶罐罐,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梅清秋牙根一咬做好了受辱的准备,抱拳说道:“方兄,今天柳院长怎么没来?”

  方笑学朗声笑道:“院长说了,这样的比试,他就没必要来了,多花点时间在治学上面,好让春秋书院更上一层楼!”

  再愚笨之人也听出了方笑学话里头对浩然书院的蔑视之意,何况能来玄乾宫的人,就没有一个是笨人,登时引得所有围观之人哄然大笑。

  梅清秋脸已经涨成了紫青色,却也只能默默忍受方笑学的嘲讽。

  燕拾一却不乐意了,自己现在也算是浩然书院的人,方笑学羞辱浩然书院,也等于是在羞辱自己,冷然说道:“你们那个什么院长是不敢看到自己的学生被揍成猪头吧!”

  方笑学堂堂春秋书院秋山别院的院长,连梅清秋也要以礼相待,不曾想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敢在言语上顶撞自己,忍不住便要破口大骂,突然想起这小子只不过是一个藏书楼的杂役,跟他说多半句话也没得辱没了身份,便朝自己的弟子使了下眼色。

  那边早有一人小跑着过来,边走边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藏书楼打杂的小子,梅院长,你们浩然书院是不是没人可用了,居然派了这么一个小斯过来。”

  方笑学呵呵而笑,双眼紧紧盯着梅清秋,想看清他难堪的模样。

  梅清秋一时找不到言语反驳,半天说不出话来。

  燕拾一却冷笑道:“这位连名字都没有的仁兄,对付你还用得着书院的兄弟出手,我一个人就可以将你撂倒!”

  那人喝道:“什么连名字都没有,老子名叫......”

  燕拾一却挥手止住他继续说下去,“你的名字不说也罢,反正我们对手下败将从来都不怎么在意!”

  李慕瑶听他说的刻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李慕瑶原本就生得好看,这一笑更是笑靥如花,那人不仅呆住了。

  这家伙名叫韩飞,也是“春秋八千岁,天地展鲲鹏”中的一位,排名上比起林末还要高上两位,排在第三,见燕拾一在李慕瑶面前如此羞辱自己,哪里还忍得住,转过头朝方笑学说道:“师叔,等下这小子就交给我,我要用一只手将他打个半死。”

  “额...”方笑学有些犹豫不决,昨夜已经制定好对策,用林末对王太平,韩飞对李慕瑶,至于燕拾一,就派洞府境的马俊龙对付,这样便万无一失了。

  “这个嘛......”方笑学踌躇不决。

  韩飞急道:“师叔,难道你对我没信心。你想,林末这一战必胜,我打这小子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三场两胜,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方笑学犹豫片刻,觉得韩飞说的不无道理,林末韩飞必胜,马俊龙对李慕瑶,洞府境对洞府境,胜负难料,只是这样一来,春秋书院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突然他想到了更好玩的东西,便笑道:“好,就这么办!”

  “对了,梅院长,我这里有些疗伤圣药,等下你们书院弟子免不了会受伤,这就拿去吧!”方笑学微笑着将手中的瓶瓶罐罐硬塞进了梅清秋的手中。

  梅清秋想递还给他,哪知道方笑学已经拉着韩飞回到了原先的位置,梅清秋感受着四周的讥笑目光,丢掉也不是,收起来更加觉得不合适。

  还好,就在这时,“呛”,擂台上爆发出了一声金铁交鸣声,王太平与林末已经战到了一起。

  王太平使的是《尽心剑术》的上篇,这剑法注重防御,取得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之意。

  林末因为比王太平高了两个境界的缘故,一出手就是杀招,一柄仙剑矫若游龙,只见林末长袖一挥,剑光若九天游龙一般,向着王太平笼罩而去。

  梅清秋摇头叹息,一招之间,便是高下立判,王太平万万不是林末的对手。

  李慕瑶却惊诧说道:“想不到林末已经养出了自己的本命飞剑!”

  燕拾一奇怪道:“什么是本命飞剑?”

  李慕瑶虽然不怎么愿意搭理他,但还是说道:“剑修修行到了洞府境便可以在体内开辟洞府,在洞府之中可以温养飞剑成为自己的本命物,剑的威力强大了一倍有余!”

  燕拾一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打算回到藏书楼后再向老头子细问一番。

  “啊!”

  擂台上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一个微胖的身体正往台下跌落,却是王太平被林末剑气刺中胸口,整个人顿时像断线风筝一般倒飞而出。

  梅清秋一见,大惊失色,这还了得,被如此强悍的剑气刺中胸口,不死也要落个重伤,以后修行道路上便多了许多牵绊。梅清秋快速的朝着王太平坠落的身躯掠去,一把将胖子抱住。

  “怎样?伤的重不重?”梅清秋刚将王太平平放在地上,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王太平惊魂未定,一骨碌爬了起来,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还好昨天晚上偷偷借了师父的法袍,要不然这次就死定了!”

  梅清秋见自己的爱徒没事,也不去怪他不问自取偷了自己的护身法袍,只是拍了拍他肩膀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春秋,林末胜!”

  林末在公证人的声音中傲然飞下擂台,身体尚在半空却还不忘朝着浩然书院这边比了个垃圾的手势。

  梅清秋不去理会四周的讥笑声,轻声对李慕瑶说道:“慕瑶,第二场你上去!”

  燕拾一抢着说道:“院长,要不让我上去,我打死那狗日的!”

  梅清秋没好气地说道:“你上去的话,我们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燕拾一不悦道。

  梅清秋实在是受不了周围的冷嘲热讽,巴不得速战速决,“慕瑶,上去吧!”

  “是!”

  李慕瑶答应一声,身形快若闪电飘到了擂台上。

  “哟呵,这位师妹,这么好看,何必留在浩然书院呢,反正浩然书院就要被赶出京都了,师妹你何不转投我朗月学宫!”一个身形瘦削脸色苍白显得有些猥琐的少年在台下起哄。

  李慕瑶杏目一瞪俏脸生寒,伸手拔出背上的仙剑,二话不说便是一剑刺出,那人一个不防,被剑气必中,一下子脚下虚浮,趔趔趄趄退了五六步才站稳。

  他还来不及说话,早有人笑道:“朗月学宫有什么好的,等浩然书院从六院除名便轮到你们朗月学宫垫底了,依我说,这位师妹还不如来我们山河学院报名,我们山河学院别的不好说,帅气的青年才俊还是很多的,担保师妹选斗选不过来。”

  他刚一说完,山河学院这边早已是一大片不怀好意的嬉笑声。

  李慕瑶出剑如电,顷刻间便有数人倒地不起。

  众人想不到这女子虽然长得好看,脾气却如此暴躁,瞬间没有人敢继续调笑于她。

  台下的燕拾一微笑不语,内心却惊讶于李慕瑶剑术居然如此了得,看来以后在她面前还是规矩点好。

  方笑学已经让马俊龙上了擂台,他知道马俊龙很大程度会在李慕瑶手下吃了败仗,但如此更好,先给浩然书院希望,再让韩飞亲手将它击碎,这样才更加好玩。

  “春秋,马俊龙!”

  “浩然,李慕瑶!”

  李慕瑶刚一说完,手中仙剑便划出一道虹光,剑意森然,杀向马俊龙,用的正是浩然书院的“直剑术十则”,取得是“士不可不弘毅”的剑意。

  马俊龙连忙以“春秋荣枯”剑术应对。

  顷刻间,擂台上剑气纵横,剑光遮天蔽日。

  李慕瑶从清早忍到现在,终于有得宣泄,有心刹刹春秋书院的威风,仙剑一扬,出手便是“直剑术十则”中最强的“任重而道远”。

  “嘭!”

  剑光正好刺中马俊龙手中仙剑,“叮叮叮”,清脆的声音响起,马俊龙手中的仙剑碎成了一块块碎片,纷纷掉落到地面,李慕瑶得理不饶人,又是一剑刺出,径直将马俊龙从擂台上击落,马俊龙飞出了十几丈远才直直摔落到地面上,一动不动,却是晕了过去。

  燕拾一拉着王太平一同欢笑鼓掌,梅清秋长吐了一口气,总算挽回了一点颜面。

  方笑学却似乎无动于衷,只是命令弟子将马俊龙抬了回来,便让韩飞开始准备,叮嘱道:“等一下不必留手,在擂台上尽情羞辱那个藏书楼杂役,尽可能地让浩然书院颜面无存!”

  韩飞哈哈大笑,尽可能让整个乾武广场都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朗声说道:“师叔放心,我一只手就可以打得那小斯哭爹喊娘!”

  说完,韩飞身形一纵,潇洒无比地飘上了擂台,右手负在身后,左手朝着燕拾一招了招:“小子,上来受死!”

  燕拾一说道:“院长,我上去了!”

  不要说别人,就连梅清秋自己都对他没什么信心,只是希望他不要输得太难看,叮嘱道:“小心一些,如果不敌,直接认输便是!”

  燕拾一点点头,朝王太平、李慕瑶微微一笑,便缓缓地朝着擂台走去,手中拖着那根黑不溜秋的铁棒,“哐当哐当”响个不停。

  王太平突然说道:“怎么有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感觉?”

  李慕瑶跳起来在他头上猛拍了一下,骂道:“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燕拾一已经走上了擂台,却“哎呦”一声叫了出来,原来却是那根黑不溜秋的铁棒没拿好,掉落到了地上,又从擂台上走下来,提起铁棒横在了肩膀上,这才慢条斯理地朝上走。

  梅清秋实在是没脸看,忍不住大骂了一声。

  方笑学呵呵大笑,说道:“梅院长,不着急,我们春秋书院的学生读的都是圣贤书,个个都有君子风度,等上一等也不打紧!”

  你个仙人板板!梅清秋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在心里头咒骂方笑学,说的好像浩然书院读的就不是圣贤书一样。

  燕拾一终于站到了擂台上,扛着铁棒,巍然不动。

  “浩然,燕拾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