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剑起长夜 > 第7章 修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燕拾一始终觉得老头子不怎么靠谱,疑虑道:“老头,你说的儒圣是什么人?跟你交情很好,你就那么确定他肯帮我?”

  说到儒圣,连莫敬天这等放荡不羁之人也神情肃然,恭敬说道:““纵有千古,横有八荒”,这句话你是听说过的,八荒就不用解释了,我就是八荒之一,这纵有千古,说的就是千古圣庙,圣庙是儒圣的圣庙,所以纵有千古也可以说是在说儒圣。”

  燕拾一问道:“那就是说,你跟儒圣齐名了,那就好了,你们之间肯定交情匪浅,这我就放心了!”

  哪知道莫敬天一个爆栗敲在了少年的头顶,喝道:“胡说八道,我莫敬天胆子再大也不敢说跟儒圣齐名,能跟儒圣齐名的,只有清净天下的道祖,无量天下的佛尊!”

  燕拾一只觉得脑壳生疼,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苦笑着问道:“老头子,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什么清净天下,无量天下,不是只有一个大同天下么?”

  莫敬天虽然有些不耐,但考虑到这少年除了书院后山,哪里都没有去过,虽说藏书楼里书海如山,只是这小子专挑一些或言情,或演义的小说细看,哪里会去拜读其它那些书籍,所以可以说不仅对修行界一片空白,就连这座天地到底有多大,也说不清楚。

  莫敬天只能耐着性子说道:“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有三座天下的,分别是大同天下、清净天下、无量天下,我们这里就是大同天下,大同天下以儒学为尊,而圣庙便是儒学的最高正统。清净天下由道祖坐镇,道教为尊,清净天下人人都是信教之人。无量天下是佛尊坐镇,以佛为尊,在那里,人人都是信佛之人。另外,还有十万里荒原,这里生活的都是些邪魔外道,最大的两股势力分别是魔族跟妖族,千万年来,一直试图入侵大同天下。”

  燕拾一第一次听人说起这些,听得有些入神,见莫敬天停住不说了,连忙问道:“老头,多说说,让我多些了解。”

  莫敬天却说道:“你既然打算修行,这些东西你迟早都会知道,现在知道个大概就可以。反正就是儒圣、道祖、佛尊,各执掌一座天下,座下还有许多门人弟子,都是圣人般的存在。就拿儒圣来说,圣庙中有七十二准圣,个个法术通天,合道天地万物,几乎已经与天地同寿。”

  “拾一!”莫敬天说道,“你现在对修行界几乎一无所知,所以我先给你介绍个大概,好让你对修行有个大致的了解。”

  燕拾一难得地正襟危坐,仔细聆听。

  莫敬天滔滔不绝。

  修行是逆天之事,夺天地之造化以强大自身,借助修行法门引天地元气入体,开百脉,洗髓骨,涤血肉,凝百气于丹田气海,开辟洞府,结成金丹,化出阴神法相,终能羽化飞升,得证天道,与天地同寿。

  修行又以境界高低来划分,有上中下五境之分。

  炼体境、炼气境、聚灵境、辟地境、开天境,是为下五境,此五境与武夫极其相似,重在修炼体魄,修行之人逆天行事,终归难免会引来天劫加身,强悍的体魄加上法宝的庇护,可以抗住天劫不死,在修行一途上登高望远。

  洞府境、羽化境、结胎境、化神境、神婴境,此五境是为中五境,到了这里,才算是得窥天道,许多奥妙之处至此方能体会得到。

  月明境、日曜境、仙人境、飞升境、天河境,是为上五境,修行至此,搬山倒海,言出法随,到极处,得证天道,与天地同寿,更有传言,天河的星星点点,便是各个修士飞升为仙,遨游其间。

  燕拾一能想到的修行好处只是御剑飞行,何其快哉,不曾想,竟有如此之多的诸般好处,更是如痴如醉,深陷其间。

  莫敬天见他如此,笑道:“修行的诸多奥妙之处,还是需要自己去慢慢体会,道听途说终是虚幻。”

  燕拾一肃然点头,更加坚定了走上修行一途的决心。

  “老头,你说那儒圣真的愿意帮我?”燕拾一问道。

  莫敬天只是盯着被冷落在一旁的那根黑不溜秋的铁棒。

  燕拾一不确定地问道:“难道跟这破烂玩意有关?”

  莫敬天笑道:“那是当然!”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莫敬天说道,“圣庙有七十二准圣,为何不说横有七十准圣?”

  燕拾一见他说着说着便停住了,而眼光却向自己看来,便说道:“难道是说七十二准圣的修为比不上八荒剑主?”

  莫敬天笑道:“不尽然!既然能入圣庙为准圣,当的是修为通天,八荒剑主再强,修为也不过如此。”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燕拾一见莫敬天一直在打哑谜,迫不及待地问道。

  莫敬天说道:“那是因为七十二准圣虽然修为通天却不擅长打架,但圣庙执掌大同天下,总需要有人来维护这座天下的安定,所以八荒剑主便应运而出!八荒剑主的修为或许比不上七十二准圣,但战力却极强,与七十二准圣捉对厮杀,往往还是七十二准圣落了下风。”

  燕拾一恍然大悟,笑道:“原来八荒剑主就是圣庙的打手!”

  莫敬天又是一个爆栗敲在了少年的头顶,喝道:“整天跟书打交道,说话却还是如此粗鄙不堪,什么叫圣庙的打手?”

  燕拾一连忙陪笑,“意思到了就行了嘛,老头,你也没必要太苛刻。我知道你曾经是八荒剑主,但那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莫敬天喝道:“什么曾经是八荒剑主,老子现在还是八荒剑主!”

  燕拾一疑惑不解,“老头,你不是将浩然剑弄丢了嘛?没有剑的你还称得上是八荒剑主?”

  莫敬天叹了口气,说道:“浩然剑不曾遗失,一直就在我手上!”

  燕拾一想起那根破铁棒种种神奇之事,惊道:“你是说这根破烂铁棒就是浩然剑?”

  莫敬天黯然说道:“正是!”

  “怎么成了这般模样?”燕拾一大惑不解,浩然书院之所以受到种种不平等对待,究其原因,就是莫老头遗失了浩然剑。可是浩然剑一直都在这里,为何莫老头要骗外面的人说浩然剑已经遗失?

  莫敬天却不正面回答他,只是说道:“这又是另外一件伤心事了,在此我不愿多谈!”

  燕拾一点头,“既然是你的伤心事,那不提也罢!”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那你是要将这铁棒借给我,让我带着它去面见儒圣,他老人家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就算不给你面子,看在浩然剑的份上,也会帮我?”

  莫敬天摇头说道:“错了,我是打算将这浩然剑传给你,让你成为新一任的浩然剑主!”

  燕拾一愕然,“会有这等好事?”

  莫敬天微笑道:“你先别高兴的太早,你没看到浩然剑外面那层黑不溜秋的铁锈?”

  燕拾一说道:“对了,我正想问你呢,这铁屑是怎么回事?铁屑剥落的时候怎么老是自主的飘进我的嘴里,这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有这等事?”莫敬天骇然,暗道:难道自己所托非人?

  只是见面前的少年,眼神清澈澄亮,与魔族之人甚有不同。

  莫敬天向来行事便是放荡不羁,对正邪的划分看的也是极淡。

  算了,便他了,反正这小子迟早也要去面见儒圣,若是真有什么问题,那就拜托他老人家自己去解决了。何况浩然剑有自己的灵性,它既然在比试中帮了这小子,其中定有道理,我也没必要杞人忧天!

  莫敬天见那少年还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微笑道:“这层铁屑可不一般,当年我在十万里荒原与魔族打了好大一场架,十二魔君尽出,也拿我不下,反倒被我杀了四个,其中的大魔君也是个狠角色,见我手中浩然剑凶悍,居然舍了一身修为化为铁屑,将浩然剑封印,我见事已至此,便带着被封印的浩然剑从十万里荒原逃了回来。”

  燕拾一叹了口气,摇头道:“说了半天,原来是被封印了的浩然剑,那有个屁用,还什么新的浩然剑主,老头,你也不用哄我了!”

  莫敬天黯然道:“小子,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不过与十二魔君一战,其实我也受了极重的伤,直到现在还没复原,只能窝在这里苟延残喘,不然,我说不定还能替你解了封印。”

  燕拾一见他说的可怜,说道:“老头,你也别卖惨了,我收下就是了,至于能不能当成浩然剑主,也只能看造化了!”

  莫敬天一听,却是气急,骂道:“多少人想要浩然剑而不得,你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完伸手便要往那铁棒探去。

  燕拾一眼疾手快,一把将铁棒操在手里,叫道:“老头,你想反悔不成!”

  莫敬天拿他无法,无奈道:“小子,少废话了,我这便开始教你修行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