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剑起长夜 > 第21章 至寒玄冰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浩然书院众人赶到长生街的时候,杀手早已不见,只留下了两名少年平躺在地上。

  王太平被长剑拍中脑袋的时候,巨大的力度使得他整个人飞出去老远,所以与燕拾一相隔得很远。

  余诚信抱起王太平的时候,那小子正在说着梦话:“燕拾一,都是你这小子害我,倒了血霉了,早知如此就不与你走这一遭了!”

  余诚信会心一笑,昏迷中还能想到这些,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

  其他那些师兄弟却不清楚情况,都朝余诚信这边涌了过来,见到他微笑摇头,示意王太平伤势不重,这才放下心来。

  “你们快来看!拾一他有些不对劲!”李慕瑶大声叫道。

  在师兄弟都走向王太平的时候,李慕瑶一人去了燕拾一那边。

  众师兄弟见李慕瑶声音慌乱,连忙朝她那边奔了过去。

  众人赶到的时候,只见燕拾一横躺在地上,双目紧闭,全无知觉,奇怪地是,脸上、身上全都覆了一层薄薄的寒霜。李慕瑶正不断将他身上的寒霜去除,可是立刻又有新的一层寒霜出现在燕拾一身上。而李慕瑶自己正急得手足无措。

  “怎么会这样?”余诚信说道,他也没见过这样的场景,眼神却向大师兄邱文山望了过去,“大师兄,能瞧出是怎么回事么?”

  邱文山是位中年书生,身着麻衣布履,一身装扮虽然简单清苦,却神色从容,双眼透着洞切世情的光华。邱文山多年来博览群书,在整座浩然书院里头,学问最深,就连梅清秋在某些方面都不如自己的这个大弟子。只是他搜遍记忆中所有的书籍,也没见过哪一本书册上记载过燕拾一此时出现的这种情况。

  李慕瑶见自己的大师兄都束手无策,心慌意乱说道:“那可如何是好?”

  突然,见到六师兄伍止修嘴唇微动,似乎有话要说,却半晌没有开口,急忙说道:“六师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伍止修沉吟片刻才说道:“若是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至寒玄冰液!”

  其余人听到至寒玄冰液还不如何惊慌,邱文山却惊叫了出来,喝道:“什么?六师弟,你是说拾一中的是至寒玄冰液?”

  伍止修说道:“大师兄,我以前曾经见过有人中过至寒玄冰液,症状就跟拾一现在的情形一模一样。”

  邱文山双眉紧皱,想到伍止修的另一层身份,见过奇奇怪怪的东西确实要比自己多的多,就算书籍上没有记载的东西,他知道也不奇怪,担忧道:“那可如何是好!”口气竟与李慕瑶一模一样。

  李慕瑶说道:“大师兄,这至寒玄冰液有那么棘手吗?”

  邱文山叹息道:“中了至寒玄冰液,无药可解,只能这样一直冻着,成为货真价实的活死人!”

  李慕瑶还抱着微薄的希望,问道:“师父他应该有办法吧?”

  邱文山黯然道:“没有办法,就算师父出手也是一样的结果!”

  李慕瑶没想到竟然连梅清秋对至寒玄冰液也没有办法,难道就看着燕拾一一直这副模样?

  余诚信恨声说道:“拾一到底惹了些什么人,对方居然用了这般恶毒的手段?慕瑶,你跟拾一走的较近,你可知道他最近得罪了哪些人?”

  李慕瑶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只是拾一很少步出书院大门,应该不会得罪什么人才对啊!”

  伍止修眉头微皱,正要说话,邱文山却说道:“回书院再说吧,师叔祖他老人家术法通天,或许他有办法也说不定!”

  众人点头同意,只有李慕瑶知道邱文山说的只不过是安慰人的话罢了,师叔祖只是剑术通天,说到其它方面,肯定比不上自己的师父,既然连师父都没有办法,那师叔祖肯定也是无能为力了。

  浩然书院众人抬着燕拾一、王太平回到书院后,告知梅清秋后,一行人便径直来到了书院后山。

  梅清秋看了一下自己的弟子后,发现受的伤都不重,后脑勺上那一道伤虽然重了一些,只不过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之所以一直没有醒来,只不过是消耗巨大,脱力晕过去了而已,再休息一会便能自己醒来。

  “师叔,什么情况?”梅清秋见莫敬天对着昏迷不醒的燕拾一沉默不言,只是一口一口猛地抽着旱烟。

  李慕瑶一直心急如焚,只是见师叔祖不说话,也不敢多问,这时见梅清秋问起,连忙说道:“师叔祖,你快救救拾一吧!”

  莫敬天又猛地抽了一口旱烟,却发现抽不出来,原来不知何时烟已经熄灭,黯然道:“我也没有办法!”

  李慕瑶虽然早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只不过还是难免觉得有些失望。

  “这怎么会?”梅清秋却说道,“师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我刚进书院的同一年,你就中过至寒玄冰液,你现在不也是什么事也没有!”

  莫敬天瞪了他一眼,说道:“那怎么能一样,我当时有浩然剑在手,浩然剑是天下间最阳刚之剑,有它的相助,我才能恢复过来。”

  梅清秋不再说话,根据莫敬天所说,浩然剑早就丢在了十万里荒原,就算莫敬天没有说实话,那根黑不溜秋的铁棒其实就是浩然剑,只是他跟教宗早就讨论过,铁棒就算真的是浩然剑,也是被封印了的浩然剑,完全发挥不出原来的威力。

  莫敬天也是在心头叹息,浩然剑被封印了起来,就算剑灵有心要就燕拾一,也是有心无力。

  “对了!”梅清秋突然喜道,“教宗不是将清净碗给了拾一么,清净碗应该有用!”

  莫敬天摇头说道:“没用的,清净碗只对妖魔之力有用,至寒玄冰液不是妖魔之力,清净碗解决不了。”

  梅清秋叹息,“那果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霎时间,整座书院后山,愁云密布,所有人都在为燕拾一担忧,难道就这样永永远远被冰霜冻着?莫敬天更是难受,刚跟浩然剑灵见过面,几乎可以确定是新一任的浩然剑主了,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道这小子就不能修行?自己让他走的这条道路是错的?

  “燕拾一,你小子害我!”

  就在这时,一声大叫声从众人身后响了起来,而王太平整个人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

  “九师弟,你醒了!”

  见到王太平醒转,笼罩在书院心头的乌云总算是少了一些。

  “咦!燕拾一他怎么了?”

  王太平见燕拾一动也不动的躺着,抢过一步来到最前面,见到燕拾一周身寒霜密盖,惊叫了起来,颤抖着声音说道:“发生什么事了?”

  李慕瑶说道:“我也正要问你到底发生什么事?”

  王太平一脸茫然,在他晕倒之前,只是见到燕拾一被那群黑衣杀手放倒,至于后来的事情,他却全然不知。

  邱文山说道:“九师弟,我们接到你求救的信号后,便立刻前往长生街,可是当我们到了那处的时候,却只见到你跟拾一晕倒在地,其他的一个人也没有看到,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

  “九幽楼!”王太平说道,“是九幽楼的杀手!”

  邱文山沉思道:“九幽楼?九幽楼只是个杀手集团,不会无缘无故伤人,有人找上门,接了生意才会出手。”

  李慕瑶说道:“也就是说是有人请了九幽楼的杀手来对付拾一跟胖子。”

  王太平连忙说道:“九幽楼找的是燕拾一,我只不过是正好不幸跟拾一在一起罢了!”

  “那到底是谁要对付拾一?”李慕瑶想不明白。

  梅清秋听着弟子们说话,突然发现伍止修神情古怪,喝道:“止修,你也是杀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原来梅清秋的弟子除了是书院的学生之外,大多都有另外的身份,而伍止修就是某个杀手集团中的一员,而且地位还不低。

  伍止修知道梅清秋对自己弟子其他的身份向来不怎么在意,平静说道:“三天前,曾经有人找上我们组织,给了很大的价钱,要我们活捉燕拾一!”

  “谁?”

  梅清秋还没有说话,李慕瑶早已大声喝了出来。

  伍止修原本不打算说,因为杀手有杀手的规矩,只是见到梅清秋也向自己看来,而燕拾一目前的情况凶险万分,这才低声说道:“是吉祥坊的三老板!”

  “是他!”梅清秋没想到竟然会是吉祥坊的三老板要对付燕拾一,这人他认识,于是问道,“怎么会是他,这人一向唯利是图,从来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这次花大价钱请杀手来对付燕拾一,难道拾一做了什么事情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王太平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我听京都里的人说,燕拾一跟曹破的那一场比试,让吉祥坊输掉了超过六成的产业,会不会就是这样才要对付燕拾一?”

  梅清秋点头,以这三老板的性格,这事确实做得出来。

  李慕瑶忽然转身,也不跟人打招呼,便要离开。

  邱文山了解自己这小师妹的性格,连忙将她拦了下来,问道:“小师妹,你要去哪里?”

  李慕瑶寒声说道:“找吉祥坊拿至寒玄冰液的解药,不然,我就拆了整座吉祥坊。”

  邱文山知道这小师妹向来言出必行,向梅清秋望了过去,若是师父也同意小师妹前去,那自己也只能出手相助,不能让她只身涉险。

  梅清秋却喝道:“不用去了!去了也没用!至寒玄冰液根本没有解药!”

  李慕瑶还想要出去,梅清秋朝邱文山喝道:“文山,看住你小师妹,别让她乱来。”

  见邱文山守在了门口,这才缓和了语气,跟李慕瑶说道:“什么事情,等我去了玄乾宫见完教宗回来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