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剑起长夜 > 第22章 破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s://www.xiaoshuo53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对于浩然书院来说,教宗大人是最后的希望,如果教宗也没有办法的话,那便等于是宣告燕拾一只能这样了。

  梅清秋只带了王太平跟自己前往,哪知道刚踏出书院的大门,就见到玄乾宫的马车迎面而来。

  “吁!”

  马车正好停在了书院的大门前。

  教宗从马车上下来,梅清秋便要跟他打招呼,教宗却不转身,伸出手从马车里将颤颤巍巍的老人扶下了马车,却是上一任的灵海大主教,现在玄乾宫的荣誉主教,唐知节。

  “见过教宗大人,主教大人!”梅清秋连忙迎了过去。

  王太平也是点头哈腰,狗腿地推开梅清秋伸过去要扶唐知节的双手,嘴里头说道:“师父,您跟教宗大人说话,主教大人让我来照顾就行了!”

  小胖子以为会得到师父的赞许,没想到梅清秋瞪了他一眼,心里头在暗骂:我这里还有一桩大事落在了主教大人的身上,你这小子可莫要捣乱才好。

  唐知节哈哈笑道:“行了,你们两个说话就行了,别管我,我跟着小孩说说话便可。”

  梅清秋说道:“教宗大人,您怎么过来,我正打算过去找你。”

  教宗说道:“我知道燕拾一出了些状况,所以过来看看。”

  梅清秋心想,整座京都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所有的事情都如同在你的眼皮底下一般,你怎么会由得这样的事情发生?难道是你对燕拾一有了新的看法,并不打算在这少年身上多花心思。

  教宗见到梅清秋脸上神色变幻,大约猜到了他的心思,微笑说道:“前些日子,清净天下打算要在大乾皇朝境内传道,三天前,道祖的大弟子来到了帝都,昨夜圣皇便召了我们入宫,商谈这件事情,所以才没有抽出手来帮助燕拾一那小子,倒不是玄乾宫这边对他有些别的心思。”

  梅清秋见教宗这般说,心里头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不然,若是少了玄乾宫的帮助,燕拾一估计这辈子就这样了。

  “教宗大人,主教大人年纪大了,身体又一直带着伤,这次为何会跟着您来到浩然书院?”

  梅清秋想到了别的事情,那件事情,教宗在确定要重用燕拾一的时候,便跟他提起过,只是后来一直都没有下文。梅清秋虽然心里着急,却又不敢直接去玄乾宫向教宗询问,那样显得自己太过在意那个位置了,也许这样一来更会适得其反。

  教宗虽然心里头在暗骂梅清秋这老滑头,只不过还是笑着说道:“主教大人这次来浩然书院,除了要见见燕拾一跟李慕瑶这两个孩子,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你,他有些事情想要跟你当面细说。”

  梅清秋心里一咯噔,知道那件事情大致已经成了,顿时眉开眼笑乐呵呵地望向后面的唐知节,朝着那老人连连点头致意。

  王太平从没见过梅清秋这般模样,心里一慌,暗想是不是自己那些细节做得不到位怠慢了主教大人,而自己师父在替自己弥补?

  唐知节却似乎没发现梅清秋的动作,只是在王太平的搀扶下缓缓走着,嘴中说着些王太平才听得清的话语,大致都是关于燕拾一与李慕瑶的。

  “教宗大人,燕拾一这孩子情况不妙!”梅清秋肃然道。

  教宗诧异道:“九幽楼的杀手如此厉害?那孩子有浩然剑在手,就算受到些许伤害,性命应当是无碍的!”

  梅清秋说道:“教宗大人,情况出乎你的意料,昨夜燕拾一遇袭的时候,浩然剑并不在他的手中。”

  教宗虽然听到梅清秋说到燕拾一忘了带浩然剑,却还是不怎么担心,只是点了点头,以那孩子的聪慧,就算没有浩然剑相助,想来要逃命还不是什么难事。

  梅清秋见教宗没什么表示,沉声说道:“燕拾一中了至寒玄冰液!”

  “啊!”教宗终于动容,惊道,“怎会如此?京都之中有着东西的人并不多,是谁跟那孩子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竟要如此害他?”

  梅清秋说道:“听我门下弟子所说,应该是吉祥坊的三老板雇的杀手!”

  “啊!”教宗又是一声惊呼,想不到一切的源头,原来是来自于自己。自己本来一时兴起开的玩笑,想不到却害了那个少年。

  “走!赶紧带我去看看那少年!”教宗情急说道。

  梅清秋便在前面带路,带着教宗前往书院后山。

  教宗边走边说:“三老板居然如此恶毒,这至寒玄冰液可不是一般的毒物,他的伤害可是伴随一生的,中了至寒玄冰液很少有人可以活着的,就算勉强活了过来,周身的经脉也是深受其害,永永远远不能够再修行!”

  “怎么这样?”梅清秋没想到至寒玄冰液原来这样恶毒,就像是特意为了对付修行之人而准备的,“教宗大人,据我所知,我那小师叔年轻的时候也中过这种毒,他后来怎么一点事也没有?”

  教宗说道:“莫敬天就没跟你说起过,他之所以没事,全都是因为浩然剑的帮助?”

  这些,梅清秋都知道,只不过他希望能够从教宗嘴里听到别的解释,看来是完全没有希望了。

  教宗突然说道:“浩然剑现在是什么个情况了?”

  在他看来,目前燕拾一的情况只有浩然剑才能够解决了,如果浩然剑已经解封,那燕拾一便什么问题也没有。

  梅清秋神情黯然,摇头叹息道:“没用的,那根铁棒还是原先那个模样!”

  “唉!”教宗叹了口气,那少年真是命途多舛,原本以为将清净碗给了他,便不会再有麻烦了,哪知道又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书院的后山。

  忽然间,有惊呼声传来。

  梅清秋听出了是自己小徒弟李慕瑶的声音,惊道:“难道是燕拾一出现了别的问题?”

  再顾不得教宗,自己抢先冲了进去,教宗急忙跟上。

  “怎么了?”

  梅清秋一来到,就见到自己那些弟子正围着燕拾一。

  “师父,你来看看!”李慕瑶说道。

  梅清秋听她的声音似乎并不惊慌,反而带着些惊喜,疑虑地走了过去。

  “啊?这是什么情况?”梅清秋惊喜说道,回过头发现教宗就在自己身后,连忙让过半边身子,“教宗大人,您过来看看!”

  教宗其实在李慕瑶发出第一声惊呼的时候便差不多与梅清秋一起来到了众人的身边,此时燕拾一身上所发生的状况,他也有些莫名其妙。

  根据他所了解的,中了至寒玄冰液的人,周身都会被覆盖在一层冰霜之中,严重的,整个人都成了冰棍,常年封印在寒冰之中不得融化,但是燕拾一现在的情况跟他知道的完全不同。

  原本覆盖在燕拾一身体表面的冰霜早已融化,并非普通的融化,而是直接化成了蒸汽,飘进了空气之中。

  “教宗大人,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梅清秋问道。

  哪知道教宗却望向一边的莫敬天,问道:“老莫,你以前是不是出现过同样的情况?”

  莫敬天摇头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中了至寒玄冰液后便一直昏迷,只是听浩然剑后来提起,他也没说过有这样的情形发生过。”

  “奇怪了!”教宗神色凝重,说道:“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说完,教宗双手搭上了燕拾一的脉搏,眉头突然间皱的更紧,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怎么了?”莫敬天问道。

  教宗给他让了个位置,说道:“你自己过来看看!”

  莫敬天搭上了燕拾一的脉搏后,也是一声惊呼,说道:“奇怪,怎么会这样?”

  “你们就不能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李慕瑶见这两个老头子都在打哑谜,情急之下,顾不得其中一个是自己的太师叔,而另一个是大乾皇朝修行界的第一人。

  教宗却并不怪她,微笑说道:“是好事。”

  莫敬天也笑着说道:“这小子身上的至寒玄冰液无缘无故突然消失了!”

  李慕瑶欣喜道:“当真!怎么会这样?”

  教宗笑道:“或许这孩子身体的构造与常人不同吧!”

  其实,在梅清秋带着王太平离开后山要去见教宗之时,燕拾一便已恢复了意识,只是浑身没办法动弹,而且体内难受无比,两股气息在体内争斗不休,一股至寒,一股炙热,这一场寒热之争在燕拾一体内闹得天翻地覆,若不是燕拾一浑身不能动弹,估计要在地上翻滚才行。

  那种煎熬,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饶是燕拾一有着不是一般武夫可以比拟的强悍体魄,都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两股气息在他的经脉之中你追我逐,互不相让,偶尔纠缠在了一起,简直就像要将他的经脉撑爆。

  可喜的是,两股气息,在每一次的纠缠之后,都会比之前弱上一些,燕拾一实在分不清楚,这两股气息到底在经脉之中纠缠了多少次,反正,似乎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一般,终于两股气息都归于平淡。燕拾一只感觉到体内从未有过的平和,原先断断续续会在体内升腾那股燥热感已经消失不见,而那股冰寒彻骨的至寒气息也消失不见。

  燕拾一分明感觉到自己体内,无论是经脉,还是丹田,都比之前扩大了许多,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似乎强大了不少,捕捉周遭的元力也比之前敏感了许多。

  教宗、莫敬天、李慕瑶......他们所有人的对话都落在了他的耳朵里,只是他还是没办法睁开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燕拾一感觉到脑中一阵轰鸣,猛地睁开了眼睛。

  “啊”的一声,吐出了一口浊气,踏入了炼气境。

  燕拾一霍地站直了身体,环顾了四周围着自己的人,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臭小子,竟然这样破境了!”莫敬天笑道,“你差点醒不过来了,你知不知道?”

  燕拾一说道:“我只知道刚才有两股气息在我体内争斗不休,好久才平静下来,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破境了!”

  教宗以只有对方能够听到的心声向莫敬天问道:“老莫,你清楚情况?”他还怕燕拾一会有别的问题。

  莫敬天以心声答道:“这小子体内的情况相信你也知道,有一股大魔君的魔力留在了他的经脉丹田之中,不然,你也不会将清净碗送给他!这次中了至寒玄冰液,没想到却因祸得福,两股气息在他体内的寒热之争,不仅替他扩宽了经脉与丹田,最后竟帮着这小子突破了一直没办法突破的炼气境。”

  教宗只能感叹这小子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只不过却又开心担心起来,生怕这是某位大能的一场谋划。

  浩然剑主,不仅仅只有大同天下在意,其实无论是清净天下,或是无量天下,都一直想要将其收于麾下,对于那些大能来说,浩然剑不仅仅是一柄剑,得浩然剑不仅仅等于得天下,或许天上也可去得。

  教宗并没有将这些告诉莫敬天,莫敬天交出了浩然剑,便是有退出这些争斗的意思,不必再去扰乱他的心境。还有就是教宗刚才探查燕拾一脉搏的时候,分明查探到有一缕气息全然不属于大同天下,似乎是清净天下所有,但是又不尽然,因为里面又包含着有佛门气息。

  清净天下要来大乾皇朝传道,道祖大弟子来到了京都,种种迹象,似乎都与清净天下有关。但是那股佛门气息又作何解释,京都之中,分明就没有无量天下的修行者到来。

  教宗打算在燕拾一去见儒圣之前,先去一趟圣庙,或许在那边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燕拾一拉住了王太平,“胖子,后来发生了什么?九幽楼的杀手呢?”

  王太平说道:“我也不清楚情况,我差不多跟你同时晕倒。”

  燕拾一望向李慕瑶,问道:“慕瑶,到底怎么回事?”

  李慕瑶说道:“听六师兄说,是吉祥坊的三老板买通九幽楼的杀手来对付你,他们对你下了一种叫做“至寒玄冰液”的毒药,听师父他们说,中了这种毒药,余生只能被封印在寒冰之中。”

  “吉祥坊!”燕拾一双眼闪着寒光,声音冰寒无比。

  教宗盯了这少年一眼,生怕他又惹出什么乱子来,说道:“你想报复吉祥坊?”

  燕拾一寒声说道:“那是当然,而且我已经想好怎么对付他们了。”

  “你打算怎么做?”这次问话的却是李慕瑶,如果燕拾一打算硬憾吉祥坊,她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吉祥坊在哪方面出名,我就在哪方面打垮他们!”燕拾一说道。

  王太平这些日子跟燕拾一的闲谈之中,早已将京都中较大的势力都跟他说了,包括各行各业的翘楚也有跟他提到,所以吉祥坊的经营范围,燕拾一也是知道的。

  教宗怕他发起狠了,会将吉祥坊连根拔起,凭燕拾一一个人的力量或许还没办法办到,但浩然剑却是没办法忽视的,何况浩然书院的那些个弟子全都不是善茬,肯定不会置身事外,于是便笑道:“那我在某些方面倒是可以帮你!”

  燕拾一平静说道:“那便先谢过教宗大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